当前位置:牛人趣事 > 新闻 > 钟汉良《何以笙箫默》来自民政局的确认:“小姐,您是自愿的吗?”

钟汉良《何以笙箫默》来自民政局的确认:“小姐,您是自愿的吗?”

更新时间:2022-12-20 09:28:33浏览次数:654+次

  生气归生气,但不影响他第二天拉她去民政局。
 
  如果赵默笙没记错的话,昨晚何以琛对她说的是“你想都不要想”“你凭什么认为我何以琛会要一个离过婚的女人”,就连送她回家时都在强调“这辈子最后一次。”
 
《何以笙箫默》
 
  她想过今天会接到他的电话,但没想过是大清早。
 
  “告诉我,你爱我。”
 
  “以琛,我——”
 
  “不要说了,你走吧。明天我给你答复。”
 
  这是昨晚何以琛把她送到楼下后最后补充的两句话。
 
  这个男人变脸和决策的速度太快,赵默笙常常感觉自己还没反应过来,又被他带入了新一轮的情绪拉扯中。
 
  刚才何以琛在电话里让她带好身份证件,她想也没想换好衣服就下来了。
 
  从大学时就是这样,如果前面那个人是何以琛,她八百米能跑很快很快。何以琛让她做的事情她很少犹豫,她从不质疑何以琛。
 
  如此不设防,倘若对象换成其他男人,可能会给自己招来许多麻烦。
 
  由于彻夜失眠,精神和脸色都很差。赵默笙上车后坐在副驾驶,习惯性地低下头,像一个做错了事情静静等待发落的人。
 
  自从回国遇到何以琛之后,她好像总在惹他生气。
 
  “都带了吗?”何以琛先开了口。
 
  “带了。要这些干什么?”赵默笙没敢抬头,看不出情绪起伏。
 
  “去民政局。”
 
  “民政局?”她以为自己听错了,难以置信地看向何以琛。
 
  “是。我们去登记结婚。”
 
  “结婚……”“以琛——”本想再问点什么,但跟昨晚一样,她的正文还没开始,就被何以琛先打断,“不想去就下车。”
 
  何以琛本来是面向她的,甩出这句话的同时转过脸去,宛如一座冰山带着几分怒气就要喷薄而出。
 
  赵默笙无数次想把那段婚史的真相说出来,可每次何以琛一凶,她又立马憋了回去。明明是你情我愿的爱,偏偏演变成了强制爱。
 
  “我去。”赵默笙垂下脸回答,像一枝缺乏活力的娇嫩粉玫瑰,她的声音小小的,但好在利落。
 
  听到这句答复,何以琛脸上的高冷方才缓和一点,眼神朝副驾驶这边挪了一点流露出些许动容:“你确定?”
 
  赵默笙停顿了一下,接下来的话说得态度端正,每个字都咬准了发音:“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?如果将来注定,你就是我的丈夫,那么我何不早一点行使我的权利。”
 
  是的,这句耳熟的话最早出自何以琛之口。大学时他就是用这个理由将赵默笙加进了自己的人生规划,让她成为了他的女朋友。
 
  可是赵默笙却一言不发地在他后来的人生里缺失了七年,显然,这样的话已经不能使他信服。
 
  夹杂着记忆里的挫败心酸,何以琛忍不住想再确认一遍。明明是试探性地发问,语气却平静得像自言自语:“而事实证明这样的想法只会造成错误,你还想重蹈覆辙。”
 
  律师的语言系统强大严谨,他刻意用了「重蹈覆辙」,就好像是在预警赵默笙,前面是个大火坑,你看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跳吧。
 
  人被突然抛弃的心理阴影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化解。
 
  此时的赵默笙已经说不出更有力量的话,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她愿意。她心里面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何以琛,从未改变。
 
  于是坚定神情,系好安全带,只说了一句简单的“走吧。”
 
  何以琛悬着的心也因为这句简单的确定安放了下来,随即发动车子,驶向目的地——民政局。
 
  民政局里成双成对,排号等待时旁边的男女依偎。
 
  只有赵默笙和何以琛两个人板正地坐着,看起来不太熟的样子。
 
  结婚这个决定何以琛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一晚上的时间对他来说,够了。
 
  他生气赵默笙当初的不告而别,嫉妒在国外有一个男人拥有了她七年。但比起这些,他更害怕失去。
 
  他不能接受赵默笙再次从他眼前消失。
 
  一如赵默笙问少梅的那个问题:一个人为什么要吃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?
 
  少梅说:因为不吃会死。
 
  这个回答特别贴切,就像生了病的人都不喜欢吃药,可是却不得不吃药。因为不吃会死。
 
  何以琛在见不到赵默笙的那些日子里,吃着自己不喜欢,但赵默笙喜欢的食物。
 
  可能那就是他的药。
 
  虽然一边恨着,但也一边依赖那些回忆支撑着。当「爱」到了一定的纯度,思念的滋味、等待的滋味、孤单的滋味,会变成蚀骨的毒药。
 
  所以他很清楚,失而复得的赵默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。是最最重要的解药。
 
  只不过以这种方式结婚终究是不完美的。他理想中的结婚,是在大学时赵默笙说过的那个草地花园里完成。应该是在几年前就要完成。
 
  现实却是,即便此时他和赵默笙已经坐在民政局,他也没有把握赵默笙是不是和他一样,是经过理智思考的,非他不可的。
 
  万一她后悔了,她是不是又会离开?
 
  热恋时期,一个自己以为余生都将在一起分享一半生命的人生生抽离,那种痛是刻骨铭心的,它会一直埋伏在记忆里,直到你坚信自己被爱。
 
  昨晚的最后,他想从赵默笙那里索要一句“我爱你”获得心理安慰,又害怕从她语气里听出犹豫,所以打断。况且他有他的骄傲,要来的表白他也不是真的想要。
 
  此刻,他并不能确定赵默笙心里究竟有多少坚定。赵默笙走入民政局后更多的是恍恍惚惚,像做梦一样,感觉轻飘飘的。
 
  两个人就这样各自揣着心事正襟危坐,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们更像离婚,而不是来结婚的。
 
  签字处。
 
  何以琛的口吻变得更加严肃:“签吧,你现在没有后悔的机会了。”
 
  赵默笙一副文弱模样不说话,登记员瞧着他们不大对劲,确认了两遍:“小姐,您是自愿来结婚的吗?”
 
  何以琛恼火地别过头去,赵默笙缓过神来,露出一丝抱歉的笑容:“当、当然,我刚才只不过是在想家里的窗帘应该选什么颜色。”
 
  何以琛听着她这样说,神情又略微放松了一点,但整体来看脸还是绷着的,薄唇也抿着。
 
  直到「赵、默、笙」三个字确确实实地落在那张纸上,他的背影才松懈下来,能感觉到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喜庆。
 
  今后,他们真的牵扯不清了。